不当得利之债(调整市场运行调控关系的法律)

汇错款的不当得利债务无法先行支付

[案例]林某有两个同名好友,联A和联B,2016年12月,林某试图通过手机银行向与其有业务往来的联A转账人民币5万元,但不慎将款项转给联B,甚至某公司B因负债10万元正在被法院强制执行,其银行账户已被冻结。林某在乙连追不到时起诉乙连,法院判决乙连应返还林某不义之财5万元。2017年5月,林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要求优先处理上述冻结未分配错汇给联B的5万元。

【意见分歧】关于林因错误汇款而致的不当得利债务是否有优先受偿权,有两种不同意见:第一种意见是林的不当得利债务有优先受偿权。首先,林误将5万元汇给连B的事实,已经本院生效判决确认。本案排除了林与联B串通获取联B被冻结的银行账户存款的可能性,其次,在林申请执行时,即使是上述某B的5万元不当得利存款,法院也没有执行分配。三、在实践中,法院在分配执行所得时,主要参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规定的破产清算的清算顺序,即“破产费用和共同债务——工资债权和社会保险费用——国税——普通破产债权(细分为优先债权和一般债权)”。根据《企业破产法》第四十二条第(三)项的规定,第二种意见认为,林的错误汇款是不当得利的债务,但不是以所有权为基础,因此该债权不具有优先受偿权。

【评析】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是:1.企业破产法所规定的债务人不当得利享有优先受偿权,是针对共益债务而言的。破产案件受理后,管理人管理的债务人财产没有法律上的原因获得利益而致使他人受到损害的,因该不当得利会虚增债务人财产,属共益债务,故管理人应将该不当得利在破产分配前返还给受损人。我国尚未建立公民破产制度,发生于公民之间的不当得利之债,债权人自然不能以仅仅适用于企业破产的共益债务概念来主张享有优先受偿权。2.基于所有权发生的不当得利之债享有优先受偿权,不是基于所有权发生的不当得利之债不享有优先受偿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8条的规定,多个债权人的债权种类不同的,基于所有权和担保物权而享有的债权,优先于金钱债权受偿。有多个担保物权的,按照各担保物权成立的先后顺序清偿。上述基于所有权的债权优先于金钱债权受偿的规定,同样适用于不当得利之债。也就是说,基于所有权发生的不当得利之债,债权人享有优先受偿权,反之则没有。比如,林某将某机器设备错送至连某乙处,经法院判决连某乙应当将上述标的物返还给林某后,林某基于所有权对该标的物享有优先受偿权。但钱不具有特定性,占有即所有,货币、存款一旦交付出去,所有权就发生转移,故对于公民间错汇款项产生的不当得利之债,债权人无法基于所有权享有优先受偿权。本案即是如此,林某的不当得利之债只能作为一般债权参与执行分配。

国务院办公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aobanzhang.com/zixun/26193.html/